企业文化

墨脱路墨脱情——记援藏干部的模范许晓珠(4)

发布日期:2021-11-27 06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许晓珠把女儿紧紧地拥在怀里,不停地亲吻女儿的额头,他已经有7个月没有看到女儿了!女儿出生时因脑部缺氧患了脑瘫,至今仍不能独立行走,每年有大半时间要在北京等地治疗。这几个月,女儿一直在北京治疗,陪伴她的只有年迈的外公外婆。

  女儿耐不住想念的苦,经常给许晓珠打电话: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啊?”许晓珠只能答:“爸爸最近太忙,有好多事情要做,脱不开身。”女儿的问和爸爸的答已经有了套路,重复了一次又一次。每次接完电话,许晓珠都格外难过,为自己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而愧疚。

  许晓珠怎么向别人说?援藏3年,时间比金子更宝贵,为了墨脱县的1万多老百姓,他只能暂时掩藏父女、夫妻、为人子的亲情;为了早日实现墨脱通公路,他只能夜以继日地奔波操劳。夜深人静时,许晓珠最想念亲人,他安慰自己:等等吧,援藏结束我要十倍百倍地回报你们。

  妻子张漫理解许晓珠:你没有时间回家,那我就去西藏看你。2004年国庆节,张漫来到许晓珠在林芝的办公室兼住处,看着丈夫黑红的面庞,瘦削的身子,张漫心疼得直掉泪。国庆期间,许晓珠每天在外忙碌,张漫只能在空荡荡的家里寂寞等待。妻子3次到西藏,许晓珠陪在身边的时间寥寥无几,更别说看看附近的景点。西藏的美景,张漫只能在脑海里勾勒。

  “一条无尽的小路,一行无声的脚步,留下个背影给后人的眼眸,留下个路标给后人指路。”这曲《墨脱路》也是那个大学生创作的。许晓珠唱起这首歌有些伤感,离援藏结束只有不到半年了,墨脱人、墨脱路、墨脱情对他已难以割舍。他憧憬着,虽不能坐着汽车离开墨脱,但总有一天自己会坐着汽车再回墨脱,回来看看魂牵梦萦的墨脱各族乡亲。